<bdo id="5p8yl"></bdo>
<tbody id="5p8yl"><nobr id="5p8yl"><address id="5p8yl"></address></nobr></tbody>
    1. <tbody id="5p8yl"><nobr id="5p8yl"></nobr></tbody>

      1.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要聞動態 Highlights 聯盟動態 News 行業資訊 Industry 專家觀點 Expert Viewpoint 專題活動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頁> 新聞資訊> 專家觀點

        生產性服務業助推制造強國建設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宣燁、楊青龍 時間:2021-01-08

        2020年10月,《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提出,“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質量強國、網絡強國、數字中國”“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

        世界先進經濟體的制造業發展經驗表明,生產性服務業對制造業的作用逐步從“需求依附”“相互支撐”轉向“發展引領”,強大的制造業建立在高度發達的生產性服務業基礎之上。因此,以生產性服務業助推制造強國建設,既是當務之急,也是長遠之計。

        制造業強大以生產性服務業發達為基礎

        美歐發達經濟體之所以能夠獲得制造領域的高附加值和強競爭力,是因為高度發達的生產性服務業發揮了重要的支撐和引領作用。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生產性服務業占服務業的比重一直維持在70%左右,尤其是金融、會計、評估、咨詢等生產性服務業向全球持續輸出,為美國占據全球價值鏈高端地位奠定了堅實基礎。德國作為歐洲發達經濟體中的制造強國代表,其生產性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多年來維持在45%—50%,是支持其率先邁向“工業4.0時代”的堅強后盾。

        發達的生產性服務業造就了美歐經濟體先進的技術和良好的產業生態,構建了從技術研發、工藝設計、產品制造、營銷網絡、售后服務等價值鏈環節的“閉環”與“整鏈”,從而可有效引領制造業轉型升級、新產品孵化以及新興行業培育。依托生產性服務的“主動創造性供給”,將分散于不同主體的服務資源進行聯結、協調與匹配,系統集成價值鏈的不同環節,實現創新鏈、價值鏈、產業鏈的端到端、點到點的精準對接。

        美歐“再工業化”戰略是基于21世紀以來國內制造業企業大量向海外轉移的背景而提出。以生物制藥、半導體和電子產品為代表的高技術產品的生產外包向亞洲轉移,機床和模具等基礎制造及與之相關的產品研發也出現廣泛的產業轉移或“環節”外移,撕裂了生產性服務與加工制造之間的天然聯系,進而出現了“產業空心化”,導致美歐產業體系和創新體系受到挑戰。因此,美歐“再工業化”的本質在于依托靈活龐大的資本市場、優越的高等教育、卓越的研發能力等優勢,推動數字化、智能化與制造業的結合,重塑具有強大競爭力的新型工業體系,而不是簡單地增加制造業比重或抑制生產性服務業發展。

        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有待提升

        我國生產性服務業在規模擴大和比重提升的同時,尚存在一系列結構性問題,主要體現在供需結構不匹配、發展方式不適應產業融合,以及生產性服務業的“被動”供給模式無法有效推動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等方面。

        第一,生產性服務業供給結構無法有效匹配制造業需求結構。2005—2018年,盡管生產性服務業增加值占服務業比重由36.12%上升到49.90%,但細分行業的貢獻率呈現明顯的結構性失衡,如金融業的貢獻率由19.11%增加到37.68%,而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的貢獻率分別由11.15%、19.11%下降到9.23%、 17.68%。

        這表明知識密集、附加值較高、對價值鏈高端具有控制作用的行業發展速度和貢獻率明顯偏低。而制造業在結構升級和價值鏈攀升過程中,往往對知識密集、對產業具有引領作用的生產性服務業提出了更高要求,這導致生產性服務業內部結構優化滯后于制造業結構演進的動態需求,生產性服務業“供給結構”與制造業對生產性服務業的“需求結構”出現了偏差和錯位。

        第二,生產性服務業相似的發展方式難以適應產業融合發展要求。在我國不同地區,生產性服務業重點行業、發展方式存在較高的重疊度和相似度。“十三五”期間,全國263個地級市及15個副省級城市中,有超過80%的城市將研發設計、融資租賃、信息技術服務、服務外包等列為重點發展的服務行業,平臺經濟、總部經濟、電子商務等行業(業態)更是成為城市的“標配”。有超過90%的省會城市將提高服務業占比作為當地五年規劃的約束性指標。

        城市之間速度和比重的“攀比”導致生產性服務業發展“行業雷同”“層級重疊”“模式跟風”現象較為突出,生產性服務業的供應鏈和價值鏈出現“開環”“缺鏈”,無法有效引領產業價值鏈的不同環節資源實現“端到端”的集成、互聯與共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深度融合出現“瓶頸”,導致系統解決方案、網絡化協同制造、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深度融合業態的推進效果大打折扣。

        第三,生產性服務業的供給模式始終“被動”。目前,我國生產性服務業僅為制造業提供了一種“被動應付型”供給,尚停留在支撐制造業發展階段,主要發揮著節約成本、提高效率等基礎作用,生產性服務業的供給規模和層級由制造業的需求規模和層次來決定。

        生產性服務業以軟要素形式嵌入制造業,具有被動俘獲型的外生特征,供給的主觀能動性尚顯不足,既不能做到研發設計、品牌策劃、市場渠道、售后服務與生產制造的“跨界”深度融合,也難以實現新知識、新技術與資本、人才等要素的有機整合,無法基于自身的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誘發制造業產生新需求,導致難以有效引領制造業價值鏈攀升、孵化新產品和培育新行業。

        生產性服務業引領制造強國建設

        第一,引領制造業搶占未來產業競爭制高點。生產性服務業是構筑中高端價值鏈的核心,必須發揮生產性服務業在引領制造業搶占未來產業競爭制高點方面的重要作用。生產性服務業的高質量發展勢必會大幅度提升我國的自主創新能力、關鍵零部件制造能力以及勞動者綜合素質,帶來新動能、新技術和新增長點的出現。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必須依托生產性服務業的資源整合與協同創新能力,引領我國在關鍵技術和突破性創新方面取得新進展,前瞻性地布局先進制造業的關鍵環節和重點領域,重組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架構技術標準和行業標準,搶占未來產業競爭的制高點。

        第二,引領制造業新產品孵化與新行業培育。生產性服務業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靈魂,推動制造業新產品孵化與行業培育,是化解制造業低端產品過剩、高端產品不足、供需匹配失衡等供給側結構性問題的根本出路。必須發揮生產性服務業的資源聯結協調、系統整合與動態匹配的集成功能,協調技術鏈、產品鏈、價值鏈的不同環節,有效緩解不同分工環節之間的“摩擦”,提供從技術創新、產品立項、生產制造到產品營銷、售后服務的全方位支持,以驅動新技術、新產品、新行業的涌現,促進制造業供給結構靈活適應需求結構變化。

        第三,引領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融合是現代產業發展的顯著特征和重要趨勢,也是推動建設制造強國的有效途徑。先進制造業是“兩業融合”之基,生產性服務是“兩業融合”之魂。必須圍繞服務型制造業發展需要,重點發展工業設計、品牌塑造、市場營銷、售后服務等行業,尤其是要發展數字經濟、平臺經濟、創意經濟等跨界融合的新業態和新模式,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必須加快發展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網絡技術,推動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引領制造業向數據驅動型創新體系和發展模式轉變。

        (本文系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大精神國家社科基金專項立項課題“大國經濟視域下以高端服務業引領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研究”(18VSJ017)、江蘇高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一般項目“推動江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制度環境和政策體系優化研究”(2019SJA0264)階段性成果)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作者:宣燁、楊青龍,所在單位:南京財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

        ?

        相關推薦

        <bdo id="5p8yl"></bdo>
        <tbody id="5p8yl"><nobr id="5p8yl"><address id="5p8yl"></address></nobr></tbody>
        1. <tbody id="5p8yl"><nobr id="5p8yl"></nobr></tbody>

          1. 小草观看免费高清视频_狼人香蕉香蕉在线28_国模安雅宾馆私拍鲜嫩玉门,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乱伦色图,亚洲人成高清视频在线